關於部落格
沙漠裡的某個地方藏了一口看不見的井,所以沙漠很美麗。

~《Le Petit Prince》~
  • 74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過年

常言道,新年就該許個新希望。人們似乎總不斷地在新希望、充滿活力、忙碌、日復一日、身不由己、想休息想頹廢…之中,過了一年又一年,總是在即將邁進下個年度之際,感覺到:「今年似乎與去年有那麼點不一樣」,不一樣的,是這歡喜熱鬧躍動的當下,與那些看似重覆的日子的不一樣,好似這中間的日子們都被理所當然地過掉了,它們不夠「新」,不具指標性意義。 人類學裡以「社會劇場」來指稱古老部落社會中處理疾病的熱鬧情景,在部落社會中,「病」是一種社會的外部滲透到社會中具體的人的靈魂和身體中造成的混亂,因此當他們在醫療疾病時,通常會集合全部落的人來跳大神、敲鑼打鼓、狂呼亂舞…以達去厄趨魔的效果,這是社會克服危機過渡時刻表現出來的「集體精神」。而農曆新年,也是一種「社會劇場」的形式,「透過時間的『超度』,來促成新的社會秩序的生成及人的生命周期的平穩運行,就是在一個特殊的時刻設計一個慶典,借助宗教的力量建立一個新的秩序,使常態變成非常態,再使它增強社會的力量。」(註) 儘管每一天都是「新的」,但我們不會以此種社會劇場的形式來過每一天,當然,那也是因為,畢竟不是每一天都是某個特殊的日子啊。只是再回頭想想,每一天的復甦,看到自己還完好如初、無病無痛,不也是一種再生、更生嗎?甦醒而察覺:這的確是實實在在的新的一天啊,就在「今天」,就在睜開眼、刷著牙的此刻,我們可以再次重建新的秩序,把今天過好。 有人慨嘆年關難過、年關難過,其實過年(過節)有什麼難的呢?老一輩的人喜歡說:「難的是過日子啊。」在我看來,真正難的,不就是對那種人家歡樂我憂愁、人家熱鬧我孤寂、人家豐盛我寒酸…等等自以為窘的景況在難以釋懷嗎? 打從2004年行將就木之際,我清楚意識到,一整年來,沒白過啊,揮別了黯淡多時的情緒,取得了某張原本想放棄所以一直延遲但卻必須有它才得以證明位置的紙,真正開展積極的態度面對一切人事物,與自己相處得更好更好,並朝往自在且堅強的路走…。 古人這句話說得太好:「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新的一年的每個新的一天,將繼續以此為鑑,為每日每日,創造新的氣象。 認真地活在所有喜怒哀樂裡。 註: 引自:王銘銘《人類學是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