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沙漠裡的某個地方藏了一口看不見的井,所以沙漠很美麗。

~《Le Petit Prince》~
  • 74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另一種朋友

 

沒有想過在離開學生生活之後能再有機會重溫那樣的感覺,屬於學生樣的感覺,然與學生又並不完全相似,更正確的說法,也只有“屁股黏在教室裡上一整天的課”這一點足堪比擬。他們不是同事,是一群同樣歷經公職考試的纏鬥而不小心跳進公門火坑的“幸運兒”,以這社會稍嫌封閉、不夠開放的眼光看來,有穩定工作者,不是幸運又是什麼呢?

 

與學號相近的人住在一起、吃在一起,平常聊天打屁說八卦,同組作報告、為結業表演而努力練習,因此培養革命情感,在別離時,總是不捨的吧?但是隨著不再相見的日子越拉越遠,對他們的思念,竟也與日俱減,是我太冷漠?抑或,那並非友誼?真正的友誼是什麼呢?〔但是,為什麼我總是要問「“真正的”○○是什麼」?如何定義「真正的」?〕

 

有一天晚上,與室友聊天,必須先說明的是,我們每天好像都有聊不完的天,當你抱著與人為善、對任何事保持高度研究興趣的同時,你就不會厭煩任何話題。我那時就是這樣,我沒有把「局外人」的那一面表現出來,也將類哲學家的眼睛藏匿得很好,我像市場的歐巴桑,饒富興味地聽她們講述男女之間的相處情形,事實上,我對於班上哪個女生好像很愛哪個男生一點興趣也沒有,可是寢室和諧與否攸關我一整個月的生活所以看在她們唱作俱佳的面子上我也就哈哈哈捧了全場。

 

後來她們把矛頭指向我,說某某男生說欣賞我,說我有內涵,問我哲學問題都答得很詳細唯一(重點來了)可惜的是,我的身材不夠好,不然一定會有很多人追。她們兩個於是鼓吹我減肥,說我只要變瘦肯定有許多人馬上黏過來,她們其中一人是班上所有男生公認的大美女,骨瘦如柴,她倡言當瘦子的許多好處,尤其吸引男生更是無往不利。在她們根深蒂固的觀念裡,肥胖是罪,是阻絕愛情的原罪。我必須承認我是個肥子,如果在我還不夠有自信的過去聽到這些話,我可能會當場哭出來;可是走到這把年紀,當我眼睛愈發雪亮,心地愈加澄明,聽聞如此這般膚淺的言談只有令我更為不齒而已。

 

如果你聽聞我嚷嚷要減肥,那絕對不是因為我想要吸引男生的注意,而是因為我愛美,我愛一切具設計感而且繽紛多彩的華服美鞋,為呈現它們的完好,我願意少吃多動,改善體態。至於愛情,我是多麼終心冀望,有哪一個人,在我是肥子的時候就愛上我

 

怎麼會講到那裡去?我想說的是,那一群人雖然與我頻率不十分相近,但無疑的,他們也為我開啟另一種視野,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不需要用太多大腦就能活得很好的生活情狀,不需要太多思考,世界依然轉動良好,但極有可能我誤解他們,他們在用大腦的時候我沒看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