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沙漠裡的某個地方藏了一口看不見的井,所以沙漠很美麗。

~《Le Petit Prince》~
  • 74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茉莉花

 

親愛的阿笨,

 

看到標題,你一定覺得非常熟悉,因為前年(時間過得真快呀)你也寫過你人生中不同階段的茉莉花,而也是因為那篇文章,吸引我去聆賞梁靜茹對這首歌的重新詮釋。這幾天我不斷聽著,越聽我越是悲傷,越悲傷我就對人生越覺得困難

 

重新詮釋意謂著扭轉一般既定的概念,它可能趨向更正確的解釋,也可能趨向誤解,無論如何,那都是對原創作者而言的,而外於詮釋者與被詮釋者的諸如我們這些讀者聽者,倒是多了提醒、多了不同角度的觀察面向。

 

梁版茉莉花給我的感覺就是如此,對於原版的重新認識,以及更進一步再有不同的理解。從開始,直到現在,每次聽都有一股想哭的衝動,那是一種共感,歌詞赤裸裸地說出平常難以啟齒的“回應”,當某人(而且你還並不討厭那人,甚至有些欣賞)一邊稱讚你一邊又故意撮合你與別人的時候。是呀,為什麼是「讓我來將你摘下,送給別人家」?為什麼要送給別人家,而不是小心翼翼捧在手上備加呵護?

 

站遠一點,戴上理性的耳罩,冷眼分析這首歌想要傾訴的,那,不正是一位「好人」的悲歌嗎?好人最最令人感到心酸的,莫過於他總是愛上不愛他的人,儘管他很好,他真的很好,但偏偏,他就不是對方喜愛的(型),他吸引不了他所喜愛的人也同樣喜愛他。所以,再站更遠一點,將好人介紹給適合他的「別人家」,從終點來看,對雙方(或三方)都可能是較「幸福」的狀態:斬斷好人的苦戀,保持「壞人」的自由,讓好人與另一個好人在一起創造奇蹟。這種幸福,建構在好人夭折的單戀上,最末也僅能對那過往的一段聊表緬懷。

 

只是啊,這世間的情愛糾葛如果能夠以理性判斷分析,那麼也就不存在所謂的情愛糾葛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