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沙漠裡的某個地方藏了一口看不見的井,所以沙漠很美麗。

~《Le Petit Prince》~
  • 74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有人想妳,妳不知所措

信箱裡躺著一封信,標頭就註明「我是某某,很想找妳」,但寄信者姓名不是某某,妳遲疑要不要點閱它,如果那是一封有毒的隨意散播的信件怎麼辦?為了那人而使電腦中毒太不值,可妳抵擋不住好奇心,於是妳分析了寄信者暱稱的涵義,那是古希臘的一種樂器,看來是有些關聯,一般駭客沒那麼“故意”,再者,這封信沒有任何附件,應該可以放心,那好吧,打開它。

是她,一個原本挺要好的學妹,因小細故漸行漸遠的人。「小細故」是在事件經過時間沖刷淡化、已成為歷史之後的簡稱。妳本來就是局外人,本來就無法對於她與另一個她及他之間的三角感情糾紛有所置喙,妳本來就清楚感情這事很難判定對錯,即便她是介入者,但最終也最殘酷最接近事實的原因不正是:他根本不愛另一個她,嗎?事隔多年,另一個她已覓得良緣,沉醉在婚姻的甜蜜濃情裡;他走向學術之路;她呢?她寫信給妳,說她年紀漸漸長了,說她一直把妳放在心裡,希望妳與她聯絡。

為什麼這幾年間,每每她突然又獲得妳的消息想與妳連絡時,妳總是不知所措?當初真只是因為那小細故而將友誼斬除的嗎?顯然並不是,妳極力追究妳們相識經過,對那過程作了些解釋,發現詮釋的多面性,它可以趨向殘忍,也可以趨向歡喜感恩,只是,最末妳到底要採那一面解釋,這就令妳頭痛。

妳想起張信哲有首歌是這麼唱的:「有個人想我就好,像被月光擁抱」,妳渴望有人想妳,如果真有人默默想妳,妳會感到幸福,但不會是她,被她想起,妳隱隱然有一絲不安,難以訴諸筆墨的不安,妳很了解妳總是想太多、太遠、太戲劇化,但某些已證實的結果讓妳不得不戒慎恐懼,回信或不回信,都是個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