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沙漠裡的某個地方藏了一口看不見的井,所以沙漠很美麗。

~《Le Petit Prince》~
  • 74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種轉折—記2006年第一屆太平洋詩歌節

 

周作人曾在〈故鄉的野菜〉寫其對「故鄉」的觀感:

「我的故鄉不只一個,我住過的地方都是故鄉。」

 

有人只認定一個故鄉 有人會再加上他喜愛的地方

有人如周作人 有好多故鄉 或許

也有好多鄉愁

妳住過的地方並非都被妳認定為故鄉

但她們都存在難以同一把尺衡度的鄉愁

 

妳是以一種「工作總要有人做」的心態來到花蓮的

第一次來花蓮 就是來工作

妳對她沒有特殊好惡 更無偏見

妳的工作必須更深入認識此地的風土人情

「不是本地人」變成不甚了解的第一道衛防

 

感情需要培養

但過於繁重的業務使妳對這塊地方產生些微排斥感

包括那一塊

被眾目所視、眾手所指、由數十株二葉松撐起綠色大傘的靜謐之地

 

妳很想愛她

但過多的無奈與無力 使妳對她心生畏懼

她的名字好美 但妳寧願從未有人提起

 

無奈與無力從未少過 因為反抗無用 

妳幾乎變得消極

但有一場活動 讓妳見識到熱情的美好無遺

 

那是一種轉折

 

2006年太平洋詩歌節熱鬧開展

有一群可愛的執行者用盡全力邀請國內知名詩人

對一般人而言

大詩人原只存在於教科書、報章副刊、詩集封面上

妳無法想像妳可以在短短三天近距離目睹多位大師風采

余光中 鄭愁予 商禽 楊牧 黃春明 陳義芝 席慕蓉 

還有

蕭蕭 陳克華 焦桐 零雨 陳家帶 瓦歷斯 陳黎

以及 預料之外的

李泰祥

 

第一夜 雨靜靜落著

李泰祥高亢的歌聲充滿生命的韌性

興致一來 且回憶他與余老多年前共譜的歌曲

兩位大師 在雨中 吟詠著過去

 

聽詩人吟詩談詩

於是妳知道

原來席慕蓉的〈一棵開花的樹〉並非情詩

而是對於稍縱即逝的感嘆所作的描寫

以一棵樹為主詞 

 

妳也曾有同樣的體會

坐在火車上 一棵樹上開著癲狂燦美的花

妳還來不及讚嘆 火車已然駛離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妳沒想過 原來鄭愁予是那麼親切和藹充滿溫暖的人

他總是微笑 而且認真

其實妳最想要聽他朗誦〈賦別〉

但無妨 因他唸了人皆喜愛的〈錯誤〉

 

而〈野店〉 

竟真是一個疲憊的旅人於其下榻的旅店所作

 

是誰傳下這詩人的行業

黃昏裡掛起一盞燈

 

啊,來了

  有命運垂在頸間的駱駝

  有寂寞含在眼裡的旅客

是誰掛起的這盞燈啊

曠野上,一個朦朧的家

微笑著……

 

  有松火低歌的地方啊

  有燒酒羊肉的地方啊

有人交換著流浪的方向……

 

因人生幾多波折而歷鍊出充滿悲憫寬懷心胸的陳義芝 

令人欽敬

原本妳對他不甚熟識

但是兩位大姐的眼淚為妳轉述了一切

在詩歌節 陳義芝選擇不讀那首令他令許多人傷悲掉淚的詩

然妳還是找了出來〈焚燬的家書〉

 

我怎能再和你說話

和雪花飄落說,和冰河融溶說

和北緯五十三度杳冥的雲煙

一條電話線一陣白楊林的亂風說

當六月十一日過後

 

滿肚子話存進一張薄薄的磁片裡

無法救活的你教我吞嚥致命的

堅強,戴上冰冷的鐐銬

無法救活你的悲傷,從此孤單地

孤單地,使我不再能說什麼話

 

已不在同一個時代,我們

也告別了共有的時代。那曾經揉雜

異地相思,寄宿孤獨,生活與課業的茫然

綁住天下父母的焦慮孩子的鬱苦

而今都成了斷訊的回憶

 

我只能去聽長風的嘆息霞光的嘆息,此刻

海面嘆息在靠近福隆的岩岸。一隻大鳥

斂翅守護的靈鷲山擎住天空而環擁浪濤

這裡是歷二十一劫抵達的梵咒之城

我們相守的另一國度

 

除了經文爐香和對菩薩的跪拜

你已將一生得自父母的骨肉蜷縮進

一尺見方的骨罈,告別眼中淚心頭血,告別

四季分明的異鄉長夜最後的輾轉

我們誰也說不出來的話

 

無聲的告別是黎明初醒的天色,還是

旅途中的遺忘?是人群中慘然的笑

還是暗地裡的驚慌與夢魘

在這裡我怎能再和你說話

當袈裟也垂掛只剩遊魂無聲在走動

 

你父你母養育過你的生,現在仍養育著你的死

如風中白楊葉的戰慄仍在艾德蒙頓初夏

從前你來的六月也是後來你走的六月

不再仆跌的道路不須打理的屋子

這小小的骨罈竟是你再生的搖籃

 

一隻黑鷹飛在高寒的林梢像幽靈

你駕駛的紅色跑車突然又闖進我夢裡預警

那是重來探訪的訊息嗎?黎明的光

告訴我,告訴我怎能再和你說話

 

說至死方休的話

 

楊牧說 陳義芝是吃過苦的人 所以他懂得關懷別人

 

 

妳讀散文 讀小說 可妳很少讀詩

妳無法與詩人們談些什麼 但側面觀察仍頗有趣味

風度翩翩的余光中

嚴謹不茍的楊牧

像鄰家阿伯的黃春明

不羈的瓦歷斯

聲音充滿表情的焦桐(尤其朗誦閩南語詩)

侷促的、極力想與時代唱反調的陳克華

 

他們用生花的妙筆 細細勾勒對生命、對愛情、對其它一切

的關懷

 

 

聽到觀眾向妳這「偽工作人員」道謝 妳內心湧起異樣的矛盾 

該感謝的 是那一群可愛的執行者

妳為某個在過程中處處掣肘卻又在活動後享受成功掌聲的那人

感到羞愧與悲哀

 

接連三天 很是疲累 卻也幸福

貝納頌經典曼特寧放到過期亦不在乎

 

妳覺得應該找回熱情

不要再畏懼他人對妳是如何想法

為了成就自己 只管認真 只管保持溫度

 

感謝2006年太平洋詩歌節

感謝這塊由數十株綠色大傘撐起的美好地方

感謝那一群可愛的執行者

 

這應該是 一種轉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